主页 > 中超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时间:2019-10-09 来源:实用表情包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西北边疆有一片神秘区域,先后两次引起了世界的“大地震”。1964年10月16日下午3点,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在罗布泊成功爆炸。1967年6月17日上午8时20分,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试验获得完全的成功。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

这震撼世界的惊雷向世人宣告:中国任人欺凌的时代结束了!与此同时,一个特殊的地理名字为世界所铭记:“罗布泊!”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罗布泊

罗布泊的“传说”

罗布泊神秘而残酷。

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楼兰在历史舞台上只活跃了八百余年便在公元4世纪神秘消亡,过了1500多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和罗布人向导奥尔德克于1900年3月28日又将它重新发现,因而轰动世界,被称之为“东方庞贝城”。百年来,楼兰一直是中国乃至世界各地探险家、史学家、旅行家研究考察的热点。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楼兰古城

位于孔雀河古河道北岸的太阳墓,它是1979年冬被考古学家侯灿、王炳华等所发现,古墓有数十座,每座都是中间用一圆形木桩围成的死者墓穴,外面用一尺多高的木桩围成7个圆圈,并组成若干条射线,呈太阳放射光芒状。 经碳14测定,太阳墓已有3800年之久。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太阳墓

无论人畜,一旦进入罗布泊区域,一不小心就会命丧黄泉,前赴后继的探险者先驱也用生命证明了罗布泊的残酷!由于各种局限和偏见,也制造了许多讹误,为罗布泊罩上了神秘的色彩。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余纯顺墓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彭加木遇难处纪念碑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就是在这样生命的禁区,居然有一座钾肥厂,这座钾肥厂到底是怎么来的,为什么要建在罗布泊?这里面有太多的疑点需要解答。

罗布泊确实有座钾肥厂

罗布泊座落着世界最大钾肥生产基地——国投新疆罗布泊钾盐有限责任公司,年产120万吨硫酸钾。下面我们通过卫星图来认识这个钾肥厂。

图中那个绿色的区域就是钾肥厂的所在地。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放大了看,这深浅不一的蓝绿色区域,就是钾肥厂不同浓度的沉淀池。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我们总以为罗布泊是无人区,可是仔细看沉淀池旁边,竟然有一个罗布泊镇。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还有拌面和川菜馆,看起来生活并不像想象中那么恶劣。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这座钾肥厂2008年建成至今,已累计生产优质硫酸钾906万吨,占同期国内全部产量的一半以上,使原本钾资源严重匮乏的中国,成为国际钾肥市场的价格洼地,同类产品中国到岸价比周边国家低几十美元。中国农民用上了世界上最便宜的钾肥。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为什么要在罗布泊建钾肥厂?

为什么要把钾肥厂建在罗布泊,中国这么大,为什么偏偏选中这个生命的禁区?

被称为死亡之海的新疆罗布泊,原是我国第二大咸水湖,位于新疆东南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由于气候变迁,早已干涸,只剩下大片翻着硬壳的盐碱地,看不到一丝生命迹象,是真正的不毛之地。荒然而这块被称为“死亡之海”土地之下的高盐卤水中却蕴藏着影响农作物生长的必需元素——钾。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国投新疆罗布泊钾盐基地的盐湖景色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地质工作者在此发现了世界上最大的硫酸盐型含钾卤水矿床。这一消息令一批长期从事相关资源开发的有志之士为之振奋,当时国内最前沿的化工科研人才放弃舒适安逸的生活工作条件,义无反顾扎进了罗布泊。

钾,真的那么重要吗?

答案是肯定的,我国已探明的钾盐资源储量仅占世界的2%,只在新疆、青海等地发现一些钾盐矿,钾盐资源匮乏。与此相反的是,我国钾肥消费量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钾肥消费国,资源储量与消费量形成巨大反差。

虽然我国钾盐资源严重不足,但全球钾矿资源供大于求。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德国就把硫酸钾产品销售到中国。现在全世界每年氯化钾的消费量大约6000多万吨,而我国氯化钾消费量达1200万吨。如果我国没有自己的钾盐资源,如此大的需求量必将在国际谈判中处于劣势,就像印度没有自己的钾盐资源,在钾肥的国际谈判中没有任何余地,国际钾肥公司出价多少只能被动接受。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钾肥主要进口国家及份额分析

钾肥作为化肥的重要品种,对保障我国粮食安全有着重要作用。中国钾矿资源严重匮乏,10多年前,70%以上的钾肥要依靠进口,长期受制于人,这种局面直接威胁到我国的粮食安全。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缺钾的禾苗枯黄矮小

所以,当地质工作者发现罗布泊有世界上最大的硫酸盐型含钾卤水矿床时,他们的欣喜可想而知。

艰苦的奋斗之路

罗布泊自然条件恶劣,夏季地表温度甚至高达60多度,冬季则会低至零下20多度。此外,罗布泊的风特别大、特别多,每年七级以上的大风达到两百多天,年降水量仅为39毫米,蒸发能力则超过3800毫米以上,土地盐碱化程度非常高。

找卤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电影《生死罗布泊》就讲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时科学家们在罗布泊寻找卤水的艰难之路,也展现出了罗布泊的无情。找到卤水,如何在自然条件和技术条件都极度匮乏的情况下,该如何将罗布泊的宝藏进行开发利用,还是一个个摆在眼前的难题。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电影截图

怀抱“让中国农民用上全世界最优质的钾肥”的愿望,一批国内最前沿的化工科研人才为此放弃舒适安逸的生活工作条件,义无反顾地扎进罗布泊。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与世界上其他盐湖不同,罗布泊卤水资源中钾、硫比例严重失衡,开发难度异常之大。要生产出硫酸钾必须要从外部添加氯化钾来解决两者比例失调的难题。可罗布泊位于无人区,方圆300公里内没有任何设备支撑,从几百公里以外购置氯化钾必然提升生产成本,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制造出氯化钾。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罗布泊的开发在全世界都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有外国专家听了直摇头,说不可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生产出硫酸钾。然而就是凭借着一股不认输的劲,迫使他们自主研发,展开了罗布泊开发史上最系统、最全面、最切合实际,并且也是最艰苦卓绝的加工工艺试验研究。

没有路、没有淡水、没有电,为了专心研究,他们索性住在帐篷或者临时搭的地窝子里,一住就是四五十天不出去。当时包括水在内的所有物资都要从400公里以外的哈密去拉,路上要十几个小时。一天四五个人洗脸吃饭只有一桶水,吃住都是挑战。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这群在罗布泊从事钾肥生产的人被称作罗钾人,创业初期,罗钾人就住在这种简陋的“地窝子”里。虽说采光、通风差一些,毕竟居有定所、冬暖夏凉,比最初的帐蓬强多了。2002年,一对新人在地窝子婚房办了中国独一份罗布泊腹地婚礼。罗钾人最后一批搬出地窝子,则是2008年的事了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这个早期食堂是用盐块盖起来的,比起“地窝子”,盐块房又进了一步,毕竟不用钻地下了。取罗布泊随处可见的盐块,敲成30-40厘米见方的建材,再用卤水和泥巴和成土制“水泥”,砌成这样的盐块房,不怕地震不怕风,就怕水。罗钾人开玩笑,做饭没盐了,墙上抠一小块下来,就0K了

经过1年多反复试验攻关,科研人员成功利用罗布泊地下卤水生产出硫酸钾的主要原料——氯化钾,从而解决了罗布泊卤水钾、硫比例严重失调的难题,并攻克了用微咸水代替淡水生产优质硫酸钾的关键性技术。生产每吨硫酸钾的用水量仅及传统工艺的三分之一,在国内外独一无二。

2001年,罗布泊首个盐田、输卤渠、采卤渠的建成并投入使用,源源不断的地下卤水涌上地面,硫酸钾的生产拉开序幕。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三号光卤石码头的水采机

国投罗钾人自主研发的两栖式水采机,每小时处理能力可达500吨,价格仅为2700万元,而从国外进口,每台则需要7000万元。

2003年7月,罗布泊牌硫酸钾产品问世。所有员工欢呼雀跃。他们用了4年时间在罗布泊腹地完成了探索性试验、小试、中试和工业性试验,达到了年产5万吨硫酸钾的生产能力,走完了美国犹他州大盐湖15年、青海察尔汗盐湖25年的建设历程!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硫酸钾厂包装车间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年产120万吨硫酸钾主装置,名副其实的世界钾肥生产航母。2008年11月建成投产至今,累计生产优质硫酸钾906万吨,占同期国内全部产量的一半以上。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罗布泊腹地的火车站。罗钾产品在这里装上专用列车,直通哈密,再运往全中国

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像我们中国这样从一无所有的荒原上起步独立发展自己的战略工业;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的高精尖技术人员甚至要忍饥挨饿的从事科研工作;世界上也没有哪一个国家的高级技术人才愿意终身隐姓埋名,甚至丧失了发表任何一篇学术论文的权利。在中国那个内忧外困的年代,英雄的中国人将这样的奇迹变成了现实。

罗布泊竟然不是无人区?还有一座钾肥厂?

被称为“马尔代夫”的一级盐田,颇具南太平洋风光神韵。这里水的含盐量达26%,是普通海水的10倍;比重达到1.24,高于死海的1.18。夏天游泳,“想沉也沉不下去!”

从这里滚滚而出的钾盐农用肥料占据国内近一半市场份额,所以你所吃的粮食很可能跟遥远的罗布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