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股票

三朝岳丈独孤信,为啥活成了悲剧

时间:2019-10-05 来源:实用表情包

上篇

独孤信的命运,在后人眼中大概只有辉煌的一面。

据《周书》卷16《独孤信传》载,“信长女,周明敬后;第四女,元贞皇后;第七女,隋文献后。周隋及皇家,三代皆为外戚。”

三朝岳丈独孤信,为啥活成了悲剧

独孤伽罗(剧照)

大女儿嫁给北周明帝,四女儿嫁给李渊的爸爸李昺(唐朝开国后追封为皇后),七女儿独孤伽罗嫁给隋文帝杨坚。

这份荣耀,真是震古烁今,空前绝后。

然而这荣耀,独孤信及身之时并未享受到半点。周明帝在他死后一年才当上皇帝,七女婿家杨氏在24年后才建立大隋朝,四女婿家李氏要到61年之后才建立大唐王朝。所谓的国丈之尊,独孤信并没有尝到半分滋味。

他的真实人生,是典型的高开低走,越活越尴尬。

独孤信祖先世居北魏六镇之一的武川镇,与北周太祖宇文泰是老乡。六镇起义时,独孤氏、贺拔氏、宇文氏三家地头蛇,联手干掉起义军首领卫可孤,从此卷入起义的洪流之中。独孤信先是被势力最大的葛荣义军所获,接着又被契胡首领尔朱荣俘获,直到此时,独孤信与他命中注定相爱相杀的宇文泰,都在同一阵营。

公元530年,历史长河悄悄地分出两道支流,从此决定了独孤信的命运。

这一年,28岁的独孤信受北魏差遣,到南方经略荆襄一带,并在不久之后与老乡贺拔胜重逢。

大约在同时期,25岁的宇文泰跟随贺拔岳西征关陇,进攻盘踞在那里的起义军万俟丑奴。

如果能给独孤信人生再来一次机会的话,相信他一定会辞掉荆州的职务,头也不回地跟随西征军进入关中,跟上他的真命天子——宇文泰。

有那么夸张吗?绝不夸张。人生之路的关键点只有那么几个,过了关键点,即使你走的再明智,也无法改变方向了。

独孤信与贺拔胜、杨忠、韦孝宽等人在荆州情好日密,结成了一个松散的政治聪盟。正是这个该死的联盟,害的独孤信在关陇集团中终生战战兢兢。

三朝岳丈独孤信,为啥活成了悲剧

杨忠

534年,贺拔岳在陇西被刺杀,其帐下数万雄兵无人掌管。当时对这股兵力起意的有好几家,一是北魏权臣高欢,二是北魏傀儡皇帝孝武帝元修,三是贺拔岳的二哥、时任荆州刺史贺拔胜。

贺拔岳余部正与陇西实力派、死敌侯莫陈悦紧张对峙,大敌当前,容不得耽搁,以赵贵(后为西魏八柱国之一)为首的诸将坚持推举宇文泰为主。将军李虎认为宇文泰年轻望薄,当不起重任,便星夜兼程赶奔荆州,企图请贺拔胜来接管。正巧贺拔胜也听说了消息,派独孤信前去陇右察看情况,如果情况允许便直接接收贺拔岳的余部。

然而一切都晚了,宇文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夏州驰赴平凉接掌大权,三下五除二消灭侯莫陈悦,以实际功劳赢得诸将的尊重。

贺拔胜、独孤信、杨忠、李虎这些人,理所当然地被宇文泰打入另册,从此成了不可信任之人。

北周、隋、唐三代皇室的恩怨情仇,实种因于此。

接下来的两年中,北朝发生剧变。高欢与孝武帝公开决裂,各自发兵互决高下,结果傀儡天子被赶入关中。北魏遂分裂为高欢把持的东魏,和宇文泰把持的西魏。

独孤信与贺拔胜等人困守于荆州,既得不到西魏的援助,又被南梁和东魏夹攻,没办法,只好南下投降了梁朝。三年之后,贺拔胜、独孤信、杨忠被梁武帝放归西魏。

此时宇文泰已完全撑控了西魏政权,贺拔岳原有势力被极度压制,贺拔胜归国后被处处提防,虽然虚衔高至太师,但实领职务仅为丞相府中军都督。从一军长官降为亲军将领,落差巨大,贺拔胜寄人篱下,也是毫无办法。

独孤信也沦落为一般将领。

下篇

宇文泰识人用人之能,迥异于同时代的枭雄。如高欢者,对待异己者就是一个字,杀。如梁武帝者,则是一条:无原则的容忍。宇文泰则是徘徊在两者之间。

不能说谁对谁错,包括用人政策在内的各种政治策略,衡量是非的保底标准就是,合不合乎实际。

高欢的东魏继承了北魏大部分军事、政治和经济遗产,人才资源足够丰沛。然高欢居于幕后掌控东魏政权,名不正言不顺,无法以仁义融之,便只能以诡道驭之。既然行以诡道,那么杀伐便是最直接的手段。

梁武帝以力征开创天下,又是道德仁义经营天下。有足够强大的道义力量,又有充足的腾挪余地,试错的时间和空间都很充足。故而他的容忍政策也能吃得开。异己分子也让你分一杯羹,这是正朔帝国应该有的胸怀和气度。

宇文泰什么都没有。

西魏帝国僻处关陇一隅,人口只有东魏的三分之一,经济上贫乏之极,连年遭遇大灾荒。常备兵力大概只有东魏的四分之一。

以如此捉襟见肘之基础资源,宇文泰念兹在兹的是如何最大限度发挥内部最大力量。

独孤信虽然曾是异己势力,但有武川乡谊的情分在,又同是鲜卑族人。相比关陇地区的汉人豪强,还算靠得住。何况,独孤信又是武人出身,论统军作战,尚算得上一流人物。

说到底,不用白不用。

537年至540年,东西魏相继爆发弘农之战、沙苑之战、河桥之战,取得胜势的东魏还加强了对西魏荆州一带的进攻。独孤信参与了历次战斗,并被宇文泰委以镇抚荆州的重任。一切都表明,宇文泰似乎解除了对独孤信的戒心。

但是随着东魏势力的短时受挫——高欢忙于处于内部胡汉矛盾,并因此不慎引发高仲密叛逃事件,当然这还是后话。宇文泰得以腾出手来整顿内部秩序,谁亲谁疏,立时呈现的十分明白。

河桥之战结束不久,541年的某段时间,秦州原刺史念贤病逝于任上,宇文泰立即调独孤信到秦州接任。秦州远处陇西,远离政治中心长安。

三朝岳丈独孤信,为啥活成了悲剧

与此同时,关陇集团中的其余人物,特别是与独孤信等量其观的几位大将,如于谨、赵贵、李弼、侯莫陈崇等,都在军界迅速窜升,成为举足轻重的高级将领。独孤信虽然表面上被寄予安定西方的重任,但谁都明白,宇文泰这是把他贬了。

贺拔胜、独孤信、杨忠这个小集团中,贺拔胜一直被架空在高位,未掌实权。独孤信远走陇西,杨忠被宇文泰紧紧控制在自己的中军。

不发一刀一枪,把异己势力安排得明明白白,既使其无法抱团取暖,又能各任其能。宇文泰手段之高明,实在令人叹服。

独孤信在陇右一干就是十年。独孤信无法忍受远离政治中心的孤寂,曾经乘宇文泰西巡至秦州之际,请求调中长安。

此前,宇文泰已为庶长子宇文毓娶了独孤信长女,两家成了秦晋之好。老乡、战友加亲家,几重关系叠加起来,又经过十年的冷处理,按说宇文泰该放心了。但独孤信的请求仍然被无情地拒绝。

又过了3年,关陇集团各路高官勋贵的名望、官职都已安排的足够妥当,几乎成为政治废人的独孤信,才借着率兵东征的机会,回到阔别13年的京师长安。

但宇文泰仍对其不够放心,又借着立继承人的机会,结结实实地吓唬了独孤信一回。

当时宇文泰召集众卿大臣,商议立嫡长子宇文觉为继承人。宇文泰故意说,按理应当立嫡长子而非庶长子,可是我又怕独孤信有意见。

大将军李远立时离座说:“自古以来,立嫡不立长,这是圣人定下的规矩,岂能因为独孤信而改变,如果丞相因此而生疑,我这就宰了独孤信。”说着嗖地拔出佩刀,眼看一言不合就要砍人。

独孤信当时官职是大司马,军职是柱国大将军,位列“八柱国”之一。而李远只不过是大将军,比独孤信矮了一级,竟然敢如此放肆,不得不说,13年的冷处理,确实让独孤信彻底成了政治上的边缘人。

独孤信莫名其妙地躺枪,慌忙向宇文泰表忠心,说自己从来没有想干预立储的想法。

宇文泰满意地挥挥手,这场安排好的戏,圆满地收到了预期效果。

556年,宇文泰去世。翌年,北周帝国诞生。

被宇文泰压制了20多年的内部矛盾,来了一波小爆发。

由于宇文泰遗令年轻的侄子宇文护辅政,许多老将不服。八柱国之一赵贵,联合独孤信意图诛杀宇文护,夺回大权。

独孤信憋了十几年的火被赵贵勾引起来,二人密议刺杀宇文护。不料事到临头,独孤信又有些胆怯。远离政治中心十几年,或许真的是用进废退,面临政治波澜,他居然退缩了。

密谋很快泄露出去。宇文护抢先动手,杀了赵贵。独孤信沾了大女儿的光,被赐自尽于家,其族人、财产得以保全。

可怜一代名臣、一时俊杰,纵然卓绝颖脱,纵然名著于世,卷入政治怒潮,也只能随波逐流,任命运掌控别人之手。

独孤信本名如愿,因其从南梁回归西魏,被宇文泰赐名“信”。

二人相会于地下,或许独孤信会问宇文泰一句:你究竟信过我吗!